正版四不像 · 
当前位置:正版四不像 > 正版四不像 >
08477祖师爷秋天京城最美“山水”就在这个国宝荟
发布时间: 2019-10-22

  即使不了解山水画的人,想必也听说过不少其中的人名,若是中国画达人,恐怕更如数家珍。总之,展览咖位可不小~

  这几年人们对山水画热情颇高,故宫博物院的《石渠宝籍》《千里江山》特展更成一时热点。将上述所有人的山水画作集中展示,会不会又引来一番“故宫run”呢?

  北宋画家郭熙所著《林泉高致》就说:“见青烟白道而思行,见平川落照而思望,见幽人山阁而思居,见岩扃泉石而思游。看此画令人起此心,如将真即起处,此画之意外妙也。”

  今天我们喜欢一边“葛优躺”,一边通过手机“卧游”千里,古人则喜欢观画“卧游”。

  最早关于卧游的记载来源于南北朝时的宗炳。宗炳年老时叹息道:“老疾俱至,名山恐难遍游,当澄怀观道,卧以游之。”于是就把画作挂在自己的卧榻旁,快意游览。

  元代倪瓒诗曰:“一畦杞菊为供具,满壁江山作卧游”,纳山川于卷轴间,闲坐一室观览四方,古人的优雅情致你Get到吗?

  展览也依古人的低调优雅,没有刻意突出技法派别不去给观者上美术史课,而是以“登高,临水,揽胜,栖居,卧游”分为五章,让参观者在画中游览大好河山,感受中国独特的审美情趣。

  展览中清代张若澄《燕山八景图》册描绘了乾隆御制的《燕山八景诗》所描绘的景致,画作写实为主,但也轻盈飘逸,富有生气。

  “登山”章节中,明代宋旭的《五岳图》(卷)将名山风光尽收笔下,东岳泰山、西岳华山、中岳嵩山、北岳恒山、南岳衡山,在细腻淡雅的笔触里,亦给消费者带来实惠,曾女士。令人心驰神往。来看其中的恒山、华山。

  山道间三两旅人骑马向山塞行,仿佛能听到蹄声在白雪雾霭、千山万壑间隐隐回荡。

  唐寅年少就以才闻名,不过很快就遭遇了一连串惨祸。二十多岁妻子儿女病故,年近三十将要考取状元平步青云时,莫名其妙卷入了泄题案,遭受牢狱之灾再也无缘仕途。从此放诞不羁,成了传奇的“江南第一才子”。

  中年时,唐寅又入江西宁王府作幕僚,谁知宁王要谋反作乱,大惊之下装疯卖傻才得逃脱,这幅匡庐图便是唐寅脱身后不久所作。

  远处庐山高远,白云深深,中间嵯峨的岩石上,古树秋风,枝桠纷披,一片萧索,唯山间瀑流一道,几经曲折径流木桥之下。

  老者正骑瘦马,与童子缓缓行过小桥。放诞为世人所指的他,山水画却工整有度。唐寅55岁去世,他的一生几乎是在个人命运动荡中过完的。

  “登山”一章,元代方从义《武夷放棹图》、清代梅清《黄山图》(册)等等佳作比比皆是。神童网大宗商品数据每日播报(2019年10月17日)!名山美景,不用劳神远足,就能观山之妙。

  刘禹锡诗中洞庭,“湖光秋月两相和,潭面无风镜未磨”,孟浩然则有,“八月湖水平,涵虚混太清”。

  再看湖中,风浪中一只舟楫正在湖中搏击浪涌,船夫各个身体紧绷,紧张的气氛扑面而来。

  洞庭风起云涌,浩浩荡荡的钱塘江大潮却显得优雅淡然,来看南宋《钱塘观潮图》扇页。

  画过长江的人不少,展览中展出的是清代陈卓《长江万里图》,14米长卷悠然绘尽长江。

  除了登山观水,古人也最爱玩寻访名胜,感念一番古今万事,顺便用画笔玩玩穿越。

  有人手舞足蹈起来,有人已经微醺正待小童搀扶,还有人相互观览文章,怡然自乐。

  画面一角,贪杯的高士笔还没动,人已经喝到缥缈,忍不住又要取饮,表情让人忍俊不禁。

  “驾一叶之扁舟,举匏樽以相属”,不过仇英似乎更喜欢健康生活,省去了酒杯几盏。

  来赤壁游览名胜的苏轼,几百年后也成为了后人心中的胜事。正如赤壁赋所言,“客亦知夫水与月乎?逝者如斯,而未尝往也;盈虚者如彼,而卒莫消长也。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,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;自其不变者而观之,则物与我皆无尽也。”

  水墨中的宝塔延河意境悠远,黄土山呢?原来,延安早已山川葱郁,旧貌换了新颜。

  山林房舍皑雪覆盖,寒气袭人,二人于室内悠然对坐,一羽扁舟载着渔翁冲寒而来,一派雪后日安详的栖居情致。

  “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”,栖居于这样的山水间,是怎样的平和雅然光景。

  外患内忧的南宋,夏圭为宫廷画院所作却分外和睦安详。现实之外,画作慰藉心灵,南宋显贵也许十分需要在画中寻到一点安宁的景致吧。

  他本名朱耷,是明朝宗亲,明亡后削发为僧,成了亡命之徒,还一度精神失常。现在人们最熟知的莫过于他的花鸟画,形象夸张奇特,独特的“翻白眼”造型成还成了一时之网红。

  八大山人《松岗亭子图》。山石蜿蜒,树木偏斜,远近不见一人,唯有低矮的孤亭兀自立于山石之间。08477祖师爷

  沈周绝对是卧游高手,家族富庶,但却终身不应科举,作为一位明代高富帅,三十多岁干脆搬到了乡下竹林闲居,专心作画写诗,交友聊天。文徵明、唐寅、谢时臣都是他的学生,就这样一直文艺到八十三岁仙逝,是吴门画派的开山鼻祖。

  一片开阔的湖面为画卷收尾。整幅画都简括淡然,寥寥数笔,人物风情就跃然纸上。

  这幅画是年近70的沈周给前来寒天探望他的吴中四才子的祝枝山的。沈周写“希哲冒寒遇访,申谢此卷,不足罄怀”,绘画之外,君子间的交往优雅动人。

  山水不言,言语却流溢到观画者心里去了,“可行、可望、可居、可游”之外,中国山水画最动人的,应该就是观赏皆为自然,却读得出情致纷纷。

  面对天地盛景,古人大概也希望美好长留,不过他们却全情欣赏,继而将外物化于心、化于情,再将心中丘壑诉诸笔端。最终,山水不仅是风景再现,更成了道德情感的诗意表达和人格的修养塑造。

  有人说现代社会患上了一种影像焦虑症,生怕没有为此刻的美景打卡存档永远保留。遗憾的是,时间留不住的东西,影像又何尝留的住呢?山水画让我们感受到,面对匆匆流逝的时间,古人要比我们更加从容自在。

  或许他们知道,存在胜于拥有。他们更爱仔细感受山川风物此刻的律动,因为那本来就与自己的存在深切相关着。山水不过是心画一卷,美,全在能思索的心灵里。


香港马会开奖资料| 今晚六彩现场开奖结果|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| www.70704.net|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| 乐彩网| 世外桃园| 一线彩图库专区| www.466366.com| 香港马报图库| 钱满罐高手论坛| 挂牌|